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H生活城 >《李奕萱专栏》走过猜疑与伤痕:从电影看波兰版「白色恐怖」

《李奕萱专栏》走过猜疑与伤痕:从电影看波兰版「白色恐怖」

2020-06-10 人气:185

《李奕萱专栏》走过猜疑与伤痕:从电影看波兰版「白色恐怖」

波兰庆祝独立 100 週年时,《Idź Pod Prąd TV》电视台在节目公开支持台湾独立,甚至有「对中国说 NO,对台湾说 YES」的发言,此举引起台湾、中国的讨论,波兰驻中国大使馆甚至还需要出来声明,波兰奉行「一个中国」的外交政策,但不限制民众言论自由。

《Idź Pod Prąd TV》的办公室在卢布林,有相当多台湾人在当地习医,应该是波兰的城市中,台湾人最密集的地方。在卢布林的街上,有机会看到中华民国的国旗、或是台式的餐厅,甚至我在波兰当交换学生时,台湾在波办事处举办年末聚餐,在首都华沙办一场,卢布林则另外再办一场,由此可见在卢布林的台湾人为数不少。这次《Idź Pod Prąd TV》会发表支持台湾的言论,或许并不那幺令人惊讶。

姑且不论《Idź Pod Prąd TV》在波兰到底有没有人看,这样的支持仍是民间点滴经营的成果,如果趁这个机会,让更多波兰人知道台湾,或是让台湾人认识波兰,也是一件好事。

一般台湾人对波兰历史最熟悉的部分,应该是奥斯威辛集中营,还有犹太人的屠杀。不过,认真检视波兰这个国家,其实会发现波兰跟台湾有非常多相似的地方,同样地处强权中间,甚至比台湾更倒霉,没有海洋作为屏障,波兰 18 世纪末之后的历史,就是一部瓜分史,不断在灭国、重生中循环。不只是同为兵家并经之路,波兰就连二战之后的历史,都跟台湾的白色恐怖颇为类似。

在波兰华沙大学交换时,我修了一门「从波兰电影看历史(Polish History on Silver Screen)」,那时印象最深刻的,就是描述波兰共产时期的几部电影。波兰二战时为德国、苏联瓜分,波兰人在两个强权的压迫下,屠杀、流放都不是稀奇的事。更惨的是,二战之后,波兰的共产政府为苏联所控制,在波兰施行高压统治,清扫所谓「反政府」人士的同时,也有不少无辜民众入狱。告密、刑求、枪决,宛如台湾的「白色恐怖」。

《尼尔将军(Generał Nil)》是抹杀「具威胁性人物」的典型电影,主角 August Emil Fieldorf,又名 Nil,是二战波兰军队重要领导,也曾经被任命为「NIE」组织的领袖,NIE之名来自于「Niepodległość」,意思是独立,目的是统整波兰反对苏联的势力。因为这样的经历,尼尔将军在 1945 年被捕,流放二年后重回波兰,回国后儘管他远离政治,但却再度被捕,被逼迫与共产政府合作,最终被宣判死刑。尼尔将军一辈子热爱波兰,但最后却以「与纳粹合作」判死,在历史上消失直到共产政权垮台。

《李奕萱专栏》走过猜疑与伤痕:从电影看波兰版「白色恐怖」

《审讯》则是完全相反的一部电影,故事是虚构的,设定在 1950 年代,主角是一名有名的女歌手,一天在她与丈夫的争执后,她与两个男人喝酒、发洩情绪,没想到喝醉后,她却被带往了监狱,开始了彷彿永无止息的审讯。审讯官逼问着她的所有曾经情人的故事,儘管她已经掏空所知,他们还是逼迫她说出更多。与尼尔将军不同,《审讯》呈现的是民众的无辜入狱,其中描写宛如公视连续剧《一把青》,诉说在充满猜忌的时空下,每个人都可能是敌人,也都可能被要求成为他人的敌人。

在看这两部电影的时候,不时就会想起台湾的白色恐怖,无论是对于具威胁性人物的清扫、无辜民众的牵连,甚至是历史的刻意抹煞,都让人不禁想起台湾历史的伤痕,尤其,无论在波兰还是台湾,这样的「恐惧」都就在生活中。

电影课老师曾提到,他的父亲也被警察带走过。「我的爸爸回来了,不然今天在这边跟你们讲话的,可能就是别人了。」老师笑着说,台下也传来一阵轻轻笑声,但笑语下的沈重,却怎样也挥之不去。

每次被问起波兰历史,我总会戏称:「波兰的历史就是:被德国人屠杀、被苏联人屠杀、被乌克兰屠杀、然后波兰人还被波兰人自己屠杀。」虽然总算在 1980 年代「团结工会」动员的民间力量,以及苏联 1990 年代初的垮台下,夺回了自主权,到现在,波兰人也还要对抗高度保守的执政党 PIS。我在华沙时,遇见的波兰人跟许多台湾人一样,见到外国人劈头就是一句:「你为什幺要来这里?」虽然是一个小小的细节,但或许可以看出其中自信的缺乏。

不过,波兰人也还是在努力追求一个更理想的世界,当 PIS 试图完全禁止女性堕胎时,大量民众挤满华沙旧城广场,来了一场「反反堕胎」的「黑色抗议」。在抗议人群中,很难找到一个「领头者」,而是吶喊声此起彼落,没有组织,但生气蓬勃。波兰人走过了猜疑与伤痕,儘管伤口未必痊癒,但他们正在追求一个更接近理想的未来,台湾不也是如此吗?

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。原文标题:走过猜疑与伤痕:从电影看波兰版「白色恐怖」